萊堤西亞哥隆巴妮(Laetitia Colombani)
  年僅26歲的女導演 在盧米埃學院電影系念了3年 曾經編導過2部短片【Le Dernier Bip】(1998)、【Memoire de Puce】(1999) 她曾擔任過舞台劇演員 在法國地10區的戲劇學院Conservatoire就讀

以下為導演萊堤西亞哥隆巴妮的專訪:
Q: 你是怎麼得到這部片的概念呢?
A: 當我在盧米埃學院唸書的時候,我的電影論文就是選擇精神錯亂當主題,從那裡獲得的經驗。所以我花了4年校訂最初的草稿,在對白都還沒設計前,我就寫了6個草稿,因為我希望腳本結構是完美、可被信服,又流暢的。我把原稿提給製作人查爾加索,他覺得有些地方需要更動,於是介紹我認識本片的顧問卡洛琳堤維,在她的協助下,某些對白和人物角色詮釋都更完美了。
Q: 當你在拍攝的時候你怎麼在兩個不同段落間保持平衡?
A: 兩個段落都呈現截然不同的差異。在第一段,妳可以稱之為「安琪或熱情活力」,不是很明顯的讓觀眾能去拼湊那些陰謀的線索,在此將不會有人察覺這是一部懸疑片,當然這種方式的風險,是容易讓人一開始以為是很傳統又老套的愛情故事。解決的方法就是讓這個部分變得很輕快又有活力,讓人們忽略線索。
Q: 那第二個段落又是如何?
A: 困難的是,重拍某些場景卻不能讓觀眾感到厭倦。我必須從一些新的角度切入,即使是同樣一個場景,也要讓觀眾感覺到是從男主角觀點出發的不同之處。
Q: 為什麼妳要用這麼特別的敘述結構呢?
A: 因為它主要是部懸疑片,對我而言不只是一個簡單的愛情故事,而是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,愛情的衝動只是建構整個神秘計劃的起點。兩年前我看了【靈異第六感】,很喜歡最後轉折的結局,因為它讓觀眾用不同的角度再來看這部片,我很喜歡提供觀眾開闊想像力空間的電影。
Q: 在妳寫這部片子的之前做過什麼研究嗎?
A: 我讀了很多關於拉康、佛洛伊德…等人的書,我也去拜訪了精神科醫生。
Q: 這部片讓我想起了楚浮的電影【鄰家女】,它是否給了妳什麼樣的參考之處?
A: 有一些參考的電影是沒有必要跟這部片有所連結。我最喜歡的三個電影製作人:【失嬰記】和【反撥】的波蘭斯基、【剪刀手愛德華】的提姆波頓、【鋼琴師和她的情人】的珍康萍,我也受到希區考克【驚魂記】的影響,都對那些主題和最後的扭轉結局留下深刻印象。
Q: 你用了很多注意力在細節部分,像是顏色、味道…等。
A: 是的,安琪有很豐富的想像力,所以我覺得從各種小地方的變化來反射她的想像力。就像玻璃裡面長在沙子上的植物,其實並不存在,但是在影片中她會隨著安琪的心情變化,時而微弱、時而沮喪。在顏色部分,我刻意讓兩個角色的服裝光線與藝術指導能夠維持平衡﹔像安琪充滿熱情的紅色世界,對照的是路易克理性科學的藍色世界。我不希望做很表面象徵的事情,而是讓所有元素合理化。
Q: 你為什麼設定安琪的角色是藝術家?
A: 因為它能夠畫出她想像的現實世界是什麼樣。
Q: 你如何構成畫面?
A: 在我每次場戲開拍前我腦袋裡都有清楚明確的畫面。拍攝安琪,就是進入她充滿活力的世界,所以鏡頭總是不停跟隨她移動。我也用了很多長鏡頭的畫面,讓女主角很貼近我們,但是背景卻模糊、抽象,使觀眾更專注在演員身上。相對的,我拍男主角路易克就用短鏡頭,少一點移動鏡頭,少一點柔和的成分,看來更有真實感。
Q: 燈光的部分又是如何呢?
A: 我跟攝影師皮耶安討論後,決定每一個段都有獨特的色調,不像【天人交戰】用了橘色藍色濾鏡頭,我們在安琪狂想曲裡,讓安琪沉漬在溫暖的光線和陽光下,而讓使用路易克偏冷和間接的光線,當然光線也隨著劇中人物環境漸漸改變,一開始的浪漫燈光隨著麻煩出現而被取代,同樣的,服裝的自然和諧也跟著變化,比如說,從一些小地方看出男主角開始變得凌亂不修邊幅,班忘了打領帶。至於安琪鮮紅的打扮,轉化成灰暗憂鬱的暗紫色系。
Q: 當初找演員過程是否容易嗎?
A: 我很幸運的,這些我提議適合本劇的演員們,都很快的同意演出
 

服務項目 廣告刊登加入會員網站建置回KingNet歡樂網路王國
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•盜用必究
地址:104台北市松江路315號4樓 有任何問題,歡迎來信洽詢